点开呗——主楚路
混更摸鱼和原创
准备搞个小说,有人看吗? ̄  ̄)σ没人看也会更的
欢迎唠嗑呀~

【楚路】赤狐志(一)

作者有话说:

1.此文为灵异神怪,脱离《龙族》世界观,人物性格会ooc,我尽量以洪荒之力hold住QAQ

2.道士楚×小狐狸路

3.可能会有点小虐,但结局肯定保证he

4.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让我知道自己的不足qwq

5.最后,本文不长,更新不定期【坐位体前屈】


一、

说起来路明非作为一只未成年的小狐妖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从出生开始就被周遭的小狐妖排挤,倒是身边时常跟着一只小鬼魂,想要恶作剧时常常拿它下套,时间一长,小鬼也终于无聊到躲起来,只在关键时刻出来,与路·有点蠢有点怂·明非做个不公平的交易,顺便帮这只从出生就倒霉的小狐狸解决找他麻烦的人。

小鬼魂唤作路鸣泽,来路不明,跟路明非混熟后就称路明非为哥哥,十分捣蛋调皮,嘴上喊着哥哥让人占尽便宜,实则经常给路明非下套。小鬼魂路鸣泽最近不知道去哪里玩乐了,只留下小狐妖路明非留在这座青山中。

青山其实有个意气的名字,名为仕兰,因山上常年气候宜人、树木常青,路明非总是把这座山叫成青山,最后还不改口了。还是七八岁的小狐妖路明非在往常的草地里打滚,小巧的鼻子嗅嗅这边的青草,闻闻那边的花卉,甚是欢喜,忽有缤色的蝴蝶飞过路明非的头顶,落在一旁的鸢尾花上,伸出的触角往花芯探探。路明非鼻子微微一动,趴低了身子,撅着屁股,火红且毛茸的尾巴在后边一甩一甩,灵动的眼睛盯着那一扇一合的小蝶,正跳起来用毛绒绒的前爪扑着蝴蝶,却不料摊开趾掌,蝴蝶一扇,巧妙地飞出了路明非的掌中。小狐狸路明非呆呆地望了空中的蝴蝶,那不断扇动的小蝶飞向了另一片花草里,路明非失落地低下了头,鼻子一抽一抽,嘴里喃喃着,“连小蝴蝶都不跟我玩吗?”

路明非把头枕在一双前爪上,肥大的尾巴一动不动地垂在后面,情绪低落的路明非没注意身后越来越接近的危险。

草丛中“簌簌”的声音已经无限接近小狐狸,路明非终于动了动耳朵,警惕地抬起头,全身忍不住颤栗,硕大漂亮的眼睛逐渐盈满了水汽,正要作势逃走之时,前方猛地压下一条粗犷的蛇身,挡住了小狐狸路明非的去路,路明非快速转身,没想到等在前面的竟是一条张开血盘大口的蛇头。

天呐!路明非动作一滞,瞬间呆在原地,浑身颤抖个不停。

能媲美小狐狸身材这么大的蛇妖缓慢地合上嘴巴,淡青色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小狐狸,竖着的瞳仁扫了小狐狸全身,看着小狐狸抖得更厉害了,终于吐着信子,“没人跟你玩,那你就跟我玩吧?”说着足有碗口大的尾巴缠上了路明非的身子,稍微一用力,路明非整个狐身痉挛在了蛇身上。

小狐狸有气无力地哼哼,“求求蛇大仙饶了小妖吧......我的元灵不够强大,咀嚼起来还...还不够您塞牙缝呢,”

“你倒是很会说话,”藏青色的蛇妖松了松绕在路明非身上的劲儿,又吐着信子缓缓说道,“那你有什么本事从我这逃出去呢?”

路明非急急喘了口气,前爪讨好地搭在蛇身上,“我可以为大仙捕食!大仙修炼肯定需要很多元灵吧,我可以为你捕食的!”说到最后竟还是只重复了头一句。

小狐狸本就是常年被排挤的份儿,时时刻刻找不到同类说话,此刻因害怕连尾音都颤抖起来,话都说不利索。

“就凭你一只小小的狐妖?”蛇妖又吐了信子,“你连元灵都没完整,以什么本事为我谋食?”

说完之后再不觉得这只小狐有趣,藏青色蛇妖又使了些力气,小狐狸路明非口中还是“我...我...”,脑袋一阵眩晕,在即将断了气的关头,晕乎乎地瞧见远处一袭白衣倏地落在蛇妖身后,跟着落下的还有杀伐利落的剑身,几近黑色的蛇头断落在一边,紧接着跟在白衣青年身后的少年提起手中的短匕首,快速地贯穿了蛇头,将蛇头钉在了绿色的草地上,浑身强健的蛇身力气尽消,路明非小小的狐身一时得不到缓冲,竟随着蛇身最后一股劲昏过去,近在眼前的白衣青年附身,捞起了躺在蛇身下的小狐狸。

小狐狸路明非最后只听得三个字,便是那名少年恭敬地唤身前的白衣青年为“楚师兄...”。

路明非迷迷糊糊之中觉得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浑身沐浴在充满纯净灵气当中,他不自觉地拱了拱身子,用毛绒绒的脑袋蹭蹭这个温暖的胸膛,满足地发出了“嗯呀嗯呀~...”的狐狸叫,又因是幼崽,让人听着那声音奶声奶气的,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脑袋。

楚子航皱眉看了看怀中不断拱动着的小妖狐,以为是这只狐狸睡不安稳,便伸手摸了摸那狐狸的脑袋,以示安慰。

“楚师兄,”跟在后头的少年犹犹豫豫,“这只狐狸师兄打算怎么办,道场里可不准养妖怪。”

“唔,”楚子航侧脸瞥了瞥跟随的少年,手中又摸了把小狐狸的皮毛,“待它伤好了自会放它归山林。”

少年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快步跟在师兄身旁,焦急地道,“师兄还是快些放下它罢,谁知日后这小狐妖会不会以怨报德反咬你一口呢!”

“我看着倒不像,”楚子航说完看了看怀中的小狐狸,顿了顿,表情无波无澜,“难道我连一只小狐妖都收拾不了?”

语气当真是冷冷淡淡,少年气得直在旁边跺脚,只一瞬间又落后于师兄的脚步,终是恨恨的跟了上前,再没说一句话。

回到道场屋舍已是黄昏时分,楚子航把怀中的小东西放至榻上,给它处理了内伤之后,回身进了里屋换衣服,再出来时更是气宇轩扬,淡蓝的外衣严谨地披在外边,往里是纯白的衣衫,腰间配着两把细长的刀剑,玄色的刀柄服帖在淡蓝外衣下,没有士杀之气,倒总有点遗世独立的书生意气。

楚子航撩开帘子,缓步走到软榻边,俯下身摸了摸因昏阙熟睡过去的小狐狸。

手感不错,楚子航眯眯眼。 

趁着天色未暗,楚子航动身前往老道长的屋舍。

“师父,为祸一方的妖蛇已被徒弟消灭,只是那蛇身仍在仕兰山上的一处草地里,如若不赶紧做场法事,那方草地则寸草不生,还会引来不洁的灵魂。”楚子航恭恭敬敬。

“明日自会处理,听道翰说你带回一只火赤狐,待它伤好了就放归山林吧,莫要动了恻隐之心。”

“徒弟明白。”

火赤狐天生有仙根,比一般的狐狸悟性高,修仙道也比一般的狐狸容易,但历经的劫难也会比一般的多,总之小惠得的多,大难却不少,扛住了就得道飞升,成为狐仙,如若扛不住天劫,轻则修为骤减,重则灰飞烟灭,元神俱灭。

“你的修为已差不多赶上为师了,过不了几年,就可以闭关习法进修,闭关清修最是辛苦,就算再快也要十多年,你的尘根也该放下罢。”

“徒弟谨遵师命。”

 

 

【待续】XD

评论(3)
热度(34)

© 哥斯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