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呗——主楚路
混更摸鱼和原创
准备搞个小说,有人看吗? ̄  ̄)σ没人看也会更的
欢迎唠嗑呀~

【楚路】赤狐志(二)

是时,路明非已经醒来,小狐狸睁开圆溜溜的眼睛,微微动了下前爪,不料却扯动了身上的伤痛,一时疼得哼哼直叫,缓和之后,耳朵动动,转转脑袋观察了所处的环境。

他正卧在一方软塌上,身上盖着柔软的布巾,软塌不远处就是矮桌和座垫,桌上茶杯放在一边,没有饮用的痕迹,靠近内房处是书柜,其上的书籍被码的整整齐齐,路明非又看了一圈,房中没有一处是错乱的,所有的东西都被放在应该放置的位置,有种过分整齐干净的冷峻感,受过伤的小狐狸路明非瞬间被这种严谨整齐的气息吓着了,它一动不动地趴在榻上,连皮毛都不敢再多抖动,全身僵硬在此处。

小狐狸路明非真是怂贯了,只有眼睛敢滴溜溜地转。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路明非紧张地看着门外,一方面希望是救命恩人,一方面又怕得可以。

楚子航推门而进,眼神自然落在窗下榻上的火红色小狐狸。

“别怕,不会伤害你。”楚子航眉目似是温柔了些,但总还是生硬。

路明非抖了抖身子,警惕地看着楚子航。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身上受的伤颇重,一时也回不了家,小狐狸你还是在我这先养着伤罢。”

说着,楚子航走近路明非,蹲在榻前仔细地看了看路明非。过了一会儿,楚子航伸出手掌,慢慢地凑近他。

路明非却是不怕了,这是救命恩人呐,还长得这么好看。

他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楚子航的手越来越近,在即将触到的时候,路明非主动地仰头递了过去,友好地蹭蹭楚子航的手掌。

楚子航不由地神情一缓,嘴角微微上扬。

等路明非伤好了一些后,便能下榻跟在楚子航身后,但身子仍是无力,不能行走多远的路程,活动范围就是这间雅舍,无聊了玩累了就盼着楚子航快些回来带着他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路明非有时会无比想念路鸣泽,毕竟山上只有这么一个朋友聊天,更何况是路鸣泽自作主张认他为哥哥。

但是小鬼魂应是进不来的,以门派为中心,方圆三里处就被设下结界,妖魔鬼怪都进不来,除了被道派大弟子楚子航破例带回来的火赤狐路明非。

路明非下床踱到给他喝水的瓷碗前,伸出舌头舔䑛清水。他猜想着这会楚子航应该除妖回来了,果然门外传来稳健的脚步声,路明非动动耳朵,转头跑到木门处,门槛有点高,路明非还跳不过,只能小步小步地蹦着。

待一身道袍的楚子航跨过门槛时,路明非立刻贴着楚子航裤腿蹭,一边蹭一边发出“嗯呀嗯呀~”的满足声。

楚子航便弯腰抱起路明非,嘴角上扬,眉眼微弯,伸出手指逗逗路明非的下巴,路明非头一偏,抬起一双前爪扒住楚子航的手指,头又凑近,用脸两边的细毛蹭蹭又用舌头舔舔。

“挺乖。”楚子航心情愉悦。

将毛球一样的路明非放至软榻上,楚子航从道袍里翻出一枚玉质的铃铛,莹白色,以红绳系之。

路明非看着骨节分明的手递过来,“叮铃”一声红绳白玉就吊在眼前。

路明非侧头看他,一不小心就望进了一潭湖水,师兄的眉目真是好看,路明非心想。

“等你伤好了变为人形再给你系上。”

路明非点点头甩甩尾巴,又凑近舔舔铃铛,遂钻到楚子航手掌下依偎。

“走吧,带你出去散步。”

说着,手一反就抱起了小狐狸,转身朝门外走去。路明非前爪搭在楚子航手上,全身趴着挨在楚子航的胸膛,一股股暖意隔着衣襟传到路明非身上,路明非眯上了眼。

楚子航抱着路明非徐步来到后山的一潭莲池边,莲池边有几尊灰黑的石头,青苔斑驳,回路明显。楚子航找了块干净平坦的石头坐了上去,拇指轻轻拂过路明非额前的软毛,便俯下身把路明非放到了地上,“你就在此地玩耍罢。”

路明非在房里卧了一个月,难得出门,前脚刚着了地就钻进了附近的草丛,小只的身体一下子淹没在青色的草丛中,只有肥大红色的尾巴若隐若现。

三百年修行的小狐狸就躲在不远处的草堆里数石块,偶尔抬头看远处淡蓝色道服的青年,青年纹丝不动,就看着莲池一圈一圈荡着涟漪,路明非甚是不解,这不过是普通的莲花池,也还没到莲花盛开的季节,师兄到底在看什么呢?

彼时路明非仍不懂世间情为何物,更不懂“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的惆怅。它用爪子扒拉着一堆碎石子,眼睛却突然被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吸引,石头身上折射了阳光,中间似有物件被包裹。

路明非低头叼起这块石头,往楚子航的方向跑去,又因身体还不大好,只能小步地走,好不容易近到楚子航脚下,嘴上叼着的石头也瞬间脱落,一骨碌地滚到楚子航跟前。

楚子航看着火红的狐狸,疑惑地捡起眼前的石块,待看清包裹在其中的物件后,狭长的眼睛瞬间微睁,联动拿着石块的指尖也微微颤动,许久,他嘴角绽开一个苦涩的笑容。

路明非好奇地看着青年脸上变化的表情,虽然很细微,但还是能感觉到青年情绪的变化,它用嘴扯了扯楚子航的长衫,等楚子航看下来时歪着头不解地看着。

楚子航没说什么,过后却又点了点头说:“回去罢。”


评论(3)
热度(31)

© 哥斯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