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楚路,喜文,绘画,

【楚路】永存的阳光(1)



嘘,别说话,用心听。



听到了吗?好多声音,他们在渴望你去拯救他们超度他们。



有人在哭泣。你哭什么?



远处好多黑色的身影,分不出谁是谁。我是谁?



不要走啊!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我们一起走吧,去遥远的东方古国,去寻找未知的财富,未来,是在我们手里!



你好,我是路明非。




       冰原上会教会你很多东西,寒冷,饥饿,弱肉强食,狩猎以及觅食。入冬时期储存食物更是艰难,因为没有猎物也没有任何绿色植物供你填饱,大多的动物在冬眠,只有人类才活动在冰天雪地的环境里,戴着厚重的加绒棉帽,身上穿得足以媲美一头快成年的熊,手里加持一把骇人的猎枪。楚子航已经好多天没有吃过肉了,在冰雪的荒原上他像头狼一样警惕地盯着每个角落,只要出现动物的皮毛或者气味,他就抬起猎枪瞄准那个角落。明天就要降下暴雪,楚子航想着要打一头猎物来捱过未来寒冷的几天,他的住处里还有些柴火,壁炉还在温暖着整个屋子,如果不是暴风雪将至,楚子航还在家里读着《圣经》。

       楚子航把落在身上的雪推开,他匍匐在这里很久了,前天在积雪融化的碎石堆上发现了狼的踪迹,楚子航敏锐地盯着前方,唯恐错过猎杀狼的机会,那头狼体型硕大,楚子航不能分辨出它是不是被龙血污染过,但狼金黄的瞳孔又昭示着尊贵,楚子航摘下黑色美瞳,露出金黄色的眼睛,不是很锐利的眼神却足以藐视一切,尊贵十足。

       他抬起枪,拥有龙血的好处是他的感官比普通人要敏感的多。他听到了动静,是那头狼的声音,但还有另一个人的脚步声,很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战场上任何一种最小可能都不能忽略不计,除非可能性已经被抹杀。

       楚子航调整了持枪的姿势,让它能更提高射击的精准。从碎石堆传来的声音渐晰,楚子航看到了狼的头部,那真是一头完美的狼,虽然距离挺远,但狼的出现仍然在射程的范围内。楚子航的骨骼自动调节到最佳位置,瞄准镜里十字红点对着狼金黄色的眼睛。

       射杀这种珍贵的猎物是不能伤害它们的皮毛的,古代突厥人用弓箭猎杀豹子

往往都是一箭穿进豹子的眼睛而没有伤及皮毛,这是顶级猎人的猎杀方式。因为完整的一块豹皮价值更大,突厥人朝他的上主进贡必须要当地珍贵的物品。

       “砰”——

       楚子航扣下发动建,子弹不出所料应该会射中狼眼。但是那头狼竟然匍匐了下来,它迎着子弹弹跃而起,金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子弹擦过它的左侧皮毛打入了雪堆,左侧皮毛的地方皮已经破开,但狼仍然朝楚子航奔过来,楚子航起身,顿时狼扑住了他,坚韧的白牙张开想要咬住楚子航的脖子,楚子航手拿着枪横杠在狼的嘴巴上,那一刻楚子航金黄色的瞳孔瞬间爆发出让一切东西都要跪拜的威慑力,但是狼却毫无动静,它像是受了某个人的控制一样,眼神虽然透露出对楚子航的恐惧,但腥味十足的獠牙却企图咬断楚子航的脖子,

       楚子航看到了另一个人,他站在不远处的碎石堆,冷漠地看着楚子航,楚子航手臂肌肉发力,翻身便把狼弹开,随手拿着的猎枪快速地戳进狼的喉咙里,巨大的枪管堵住狼的嚎叫,只要狼移动一只脚步,他就扣动枪板。

       之前听到的脚步声来自这个男人。他用古老洪荒的声音呼唤了一个名字——芬里厄,大概是狼的名字。在北欧神话里芬里厄本来就是一只狼。

       楚子航看见狼温顺了起来,竖立的毛皮贴贴服服地软下来。男人又叫了一次,狼才把锋利的爪子收回厚垫里。

      “如果这是你的宠物,不好意思我冒犯了。”楚子航收起猎枪,盯着陌生男人。

     “你很饿。”陌生男人看着他说。随后低下头看着跑到身边的狼,用手摸着狼头上白色的一撮毛,名为芬里厄的狼享受地靠在男人的手里。

       “确实。”楚子航回答,“过不了几天暴雪就要降下,我家里已没有过多的存粮。”

        “不介意可以来我这,我真诚地邀请你。”陌生男人微笑着看着他。

         面对男人的邀请,楚子航谨慎地盯着他,冷峻的瞳孔倒映出男人的微笑,似乎真的是多年未见的老友邀请你去喝杯茶一样。可是楚子航跟他只是陌生人。


       “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叫楚子航。”陌生男人伸出手,“你好,我是路明非。”

       楚子航朝路明非走去,像唐·柯里昂一样宁愿多一个朋友也不要敌人,就算最后成为敌人也能拔刀相向互不理会。

       “那么感谢你的邀请。”楚子航说,接着把猎枪背在背后,他虽然还在警惕,但起码要给点尊重。

       “跟我来。”路明非转头向碎石堆的方向走去,他的狼跟在他后面,尾巴垂着,显然不满楚子航要去他的家里做客。

【待续】

有点短,而且作者好啰嗦,到底我在打什么字我也不知道……( •ิ_• ิ)

到底题目起什么真的不知道了,【躺】


评论(8)
热度(25)

© 哥斯拉 | Powered by LOFTER